您好!欢迎来到河南省书法家协会!
学术研究
书学理论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书学理论

李强 安平大君李与《梦游桃源图卷轴题跋》

作者: 发表时间:2017/2/23 9:52:31
安平大君李与《梦游桃源图卷轴题跋》李  强    李瑢(1418~1453),韩国世宗大王第三子,字清之,号匪懈堂、琅玕居士、梅竹轩,封安平大君,世宗

安平大君李与《梦游桃源图卷轴题跋》

李  强

    (1418~1453),韩国世宗大王第三子,字清之,号匪懈堂、琅居士、梅竹轩,封安平大君,世宗十二年(1430)成均馆入学,精研学问诗文书画,筑武溪精舍及南湖畔淡淡亭,与学者文臣书画家切磋艺术和学问。端宗元年(1453)安平大君被首阳大君发配到江华岛乔洞,后赐死,享年36岁。《慵斋丛话》载:“匪懈堂以王子好学,尤长干诗文,书法奇绝,为天下第一。又善画图琴瑟之技。性又浮诞,好古贪胜,作武溪精台于北门外。又临南湖,作淡淡亭。藏书万卷。招聚文士作十二景诗,又作四十八咏。或张灯夜话,或乘月泛舟,或占联或搏弈,丝竹不绝,崇饮醉谑。一时名儒,无不缔交,无赖杂业之人,亦多归之。棋局与子皆用玉,亦用泥金涂字。又令人织细绡,即纵笔挥洒。真草乱行,人有求者即举与之,事多奉。”

    安平大君专仿子昂,与其豪迈相上下,凛凛有飞动意。倪谦奉使到国,爱其笔迹曰:今有陈学士善书,擅名中国,然比王子则不及也。遂受书而去。李所书大慈庵所藏殿白华阁之字,蔚然有飞动意,亦绝宝也。《六臣遗稿》载:朴仁叟遗稿,题倪内翰司马右史两天使赠匪懈堂诗帖曰:

    好书王子喜临池,松雪风流又一时。

    美质插花无尽志,神光射日更多奇。

    久钦妙手人间少,果见高名天下知。

    我有鹅溪一匹绢,濡毫莫惜扫淋漓。

    李清甫遗稿同题曰:

    筋骨精神迥不群,飒然飞动走风云。

    会心岂待缺公剑,应手还同郢匠斤。

    天下声名雌孟,书中评品婢羊欣。

    古来才妙皆寒素,富贵多能罕见闻。

    成谨甫遗稿同题曰:

    昔问丰城剑,夜夜宝气倚天长。

    今见匪懈书,笔力天下无与当。

    终自至宝难自韫,天地为之生辉光。

    楷者何所似,玉筋点黯银钩煌。

    放者何所似,风雷飒沓蛟龙僵。

    朴彭年、李垲、成三问诸公记录了匪懈堂为倪谦、司马两明使的赠诗帖题诗,还称颂了安平大君的人品和书法造诣。《龙泉谈寂记》:

    “诏使倪谦之来,申叔舟与之游。尝手把一集,衣面书泛翁二字,乃匪懈堂笔也。倪谦见之曰:笔法甚妙,此谁氏之作,叔舟诡言吾友姜景遇也。谦出纸求书,叔舟赠以仁斋书,谦曰非一笔也。世庙闻之曰:王孙公子,贵乎文雅,其于艺何讳,令匪懈堂书与之。后国人赴燕者求妙笔,燕人曰:尔国自有第一,何劳远购,以足知清之之迹见重于中国也。”

    《海东号谱》载:“尝赴燕,燕有一阁老,开八幅屏。所画者青山也,茅屋也,竹林乌鹊也,柴门晚景犬吠归人也。公以醉笔点墨数处。阁老大惊,公乃书曰:万叠青山远,三间白屋贫。竹林乌鹊晚,犬吠夜归人。果尽写诸景,而点墨皆入于画中,阁老知其绝唱,喜其笔法,以为奇宝云。”

    《文献备考》艺文考:“文宗二年改庚子字,命安平大君书之,名曰壬申字。世祖即位,改壬申字,静姜希颜书之,名曰乙亥字。十年欲印圆觉经,命郑兰宗书之,字体不正,名曰乙酉字。

    李匡师《圆峤书诀》:“清之秀媚可爱,才气最优,当与子昂相上下,而专用子昂法,未免入俗,且清之从贵公子,首倡此法,炫耀一世,由是列朝御笔,皆用此法,遂成国俗。近年以来,举世靡然。至谓右军子昂,又谓清之右军,尽用子昂体,殊为可笑。董思白以千字一同斥子昂,当也。

    严汉明《安平大君书帖跋》:“诗落于世而无藻待者,或疑非其笔,余得此帖,不胜欣喜而珍藏之。越三年,于洛川公子宅,得见数十幅,其末幅正统十四年己已梅竹轩清之书于城西小斋云。梅竹其号,清之其字也。考其年月,盖少年书也,后之人勿疑而宝重焉。”正统十四年即世宗三十一年,大君33岁,被害前三年。

    申纬《警修堂集》云:覃溪跋余所携安平大君绢真迹曰:运圣教序笔意者,真确论也。系以二绝句曰:

    宫女凝脂落墨匀,豪华公子绝无尘。

    鸥波腕运怀仁集,旷四百年无此人。

    世传匪懈堂喜弄翰于美人肌肤,故气韵流丽逼人。

    石峰撑肉听松筋,临战安闲匪懈笔。

    百炼钢来柔绕指,画家又一石阳君。

    《阮堂集》云:“东人所传摹兰亭,谓出定武,而于定武求诸证,无一合者。竟是何本欤,以匪懈堂所题观之,似是得一善本,无以追究矣。”

    《海东金石总目》云:李“书写丽州英陵碑,龙仁青川府院君沈温墓表,果川临瀛大君墓表”。《东国金石评》云:“英陵碑额大篆,肥顽无秀气,碑而楷字,烂熟稍弱,临瀛大君碑额楷,无飘逸之势,沈温碑额八分,无体裁。”

    现存笔迹有:《梦游桃源图跋》,《花开小苑》、《潇湘八景诗卷》等。其他世传安平大君的真迹可信性较小。

    《世宗实录》卷一,戊戌九月丙寅条:“王子生,议政府六曹贺。”《世宗实录》卷四十三,己酉一月丁卯条:“安平大君娶左副代言郑渊之女。”朴崇古编《六先生遗稿》卷一,珞宾书堂:“正统壬戌年六月有日,安平大君入侍宸闱,上从瑢曰:‘某之堂名云何安平?’安平对以无上蒸民之诗且及西铭,上曰:‘宜匾以匪懈’,安平拜手稽首且喜且惊……”

    屈万里《诗经选注》中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人……”。《世宗实录》卷一百二十七庚午闰正月,丙辰条:“首阳大君代行温斟宴,于太平馆及安平大君行酒,使臣曰:敢请妙笔。传中国后大君数十幅,令宗簿判官黄义轩与使臣叹赏不已,国朝陈谦以书名天下,遒劲精彩,殊不及此。真得松雪翁之三昧也,各赋诗以谢……”。《文宗实录》卷三庚午八月丙子条:“……善启曰,前日进易换马,皇帝喜甚,又倪谦、司马恂质安平手书以献,皇帝日甚善,正是赵子昂也。称赞不置……  ”

    安平大君崇文好学,编著有《唐宋八家诗选》、《山谷精粹》、《宛陵梅先生诗集》、《半山精华》,藏书万卷,又藏东晋顾恺之,唐吴道子、王维,宋郭忠恕、李公麟、苏轼、郭熙,元赵孟、鲜于枢、王公俨、马远,朝鲜安坚等山水画84帧,鸟兽虫木76件,楼阁人物图29件,书法33件。

    申叔舟《保闲斋集》云:

    集贤学士早蜚英,国词华手老更成。

    梅竹轩中常共浴,桃花源里又同行。

《梦游桃源图卷》是正统十二年(1447)后四月,安平大君梦游桃源后请安坚所作,卷高1025px,长212.5px,后附跋文及文士题赞,有朴彭年序。

    安平大君李在《梦游桃源图题跋》中云:“岁丁卯四月二十四夜,余方就枕,精神遽栩,睡之熟也,梦亦至焉。忽与仁叟至一山下,层峦深壑,峰窈,有桃花数十株,微径抵林表而分岐,徊徨伫立,莫适所之。遇一人山冠野服,长揖,而谓余曰:‘从此径以北入谷则桃源也。’余与仁叟策马寻之,崖磴卓荦,林莽荟郁,溪回路转,盖百折而欲迷。入其谷,则洞中旷豁,可二三里,四山壁立,云雾掩霭,远近桃林,照映蒸霞,又有竹林茅宇,柴扃半闭,土砌已沉,无鸡犬牛马。前川惟有扁舟随浪游移,情境萧条若仙府然。于是踟蹰瞻眺者久之,谓仁叟曰:‘架岩凿谷,开家室,岂不是欤,实桃源洞也。’傍有数人在后,乃贞父、泛舟等,同撰韵者也,相与整履陟降,顾盼自适,忽觉焉。呜呼,通都大邑,固系华名臣之所游,穷谷断崖,乃幽潜隐者之所处。是故纡身青柴者,迹不到山林,陶情泉石者,梦不想岩廊。盖静殊途理之必然也。古人有言曰:‘昼之所为,夜之所梦。’余托身禁掖,夙夜从事,何其梦之到于山林耶,又何到而至于桃源耶?意其性好幽僻,素有泉石之怀,而与数子者,交道尤厚,故致此也。于是令可度作图,但未知古之所说桃源者亦若是乎?后之观者,求古图较我梦,必有言也。梦后三日,图既成,书于匪懈堂之梅竹轩。”

    又题诗云:

    烟萝掩霭拥山根,洞口云霞常吐吞。

    时见落花泛流水,不知何处是桃源。

    真凡枘凿不相宜,趋向殊途合有岐。

    谁使天人难指道,分明一路走瑶池。

    崖倾水转琼瑶台,地僻山回烟雾发。

    窈窕透肠几许深,重鞭直探龙蛇窟。

    风磴云门乍有无,羊肠十里饱萦纡。

    蓊翳既尽忽开朗,恍入三川市上壶。

    茆茨土砌是谁家,风掩柴扃半欲斜。

    幽鸟数声人不在,落花芳草使人嗟。

    墙头闲对数丛竹,尤觉今人俗念绝。

    自遣此君有奇姿,万行妖艳无颜色。

    修修拨地碧琅,落落高标不可攀。

    倘试春风艳阳质,贞姿闭倚彩云间。

    野渡孤舟自幽独,山青水碧摇寒玉。

    蒹葭蒲茁乱汀洲,日夜东风吹软绿。

    飞流奋势惊风吹,一带天坤万丈垂。

    濯缨濯足休相问,洗尽红尘世间归。

    远近交加烧暖风,高低相映正重重。

    仙游更值三千岁,不是人间一样红。

    ……

    后附仁叟朴彭年题记:

    “事有重百代而不朽者,苟非奇怪之迹。足以动人耳目,安能及远传后如是耶?世传桃源故事,著诸诗文者甚多,仆生也晚,未得亲见闻,惟以此异其湮郁久矣。匪懈堂以所作《梦游桃源记》示仆,事迹环伟,文章窈渺,其川原窈窕之状,桃花源远近之志,与古之诗文无异,而仆亦在从游之列,仆读其记,不觉失声,遽敛衽而叹之曰:有是哉,事之奇也。东晋去今日数千载矣。我国距武陵万余里矣,万余里海外之国。得见数千载之上迷路之地,乃与夫当时物色相接不乃为奇怪之尤乎?古人有言曰‘神遇为梦,形接为事,昼想夜梦,神形所遇’,盖形虽外与物遇,而内无神明以主之,则亦何有形之接也?是知吾神不倚形而立,不待物而存,感而遂通,不疾而速,有非言语形容之所及也。庸讵以觉之所为,为真是,而梦之所为,为真非也哉。而况人之在世亦梦中也。亦何以古人所遇为觉,而今所遇为梦,古人何独擅其奇怪之迹,而今人反不及之耶也?觉梦之论,古人所难,仆安敢致辨于其间哉?今读其记,想其事,以慰仆平惜之怀,是为幸耳。匪懈堂图形题记,将求咏于词林间,以仆在从游之末命叙之,仆不敢以文拙辞,姑书此云。正统十有二年后四月日奉直郎守集贤殿校理、知制教经筵副检讨官,平阳朴彭年仁叟顿首谨序。”

    后有高阳申叔舟题:

    消息盈虚一理通,形神变化妙难穷。

    膏肓不必论困想,真妄须明觉梦同。

    双鬓萧萧紫陌尘,还丹无术两毛新。

    三年一叶将安用,洞里桃花笑杀人。

    节斋金宗瑞题云:

    桃源入梦魂,梦魂归桃源。

    神变互无瑞,孰能知化元。

    尼父继周公,足蹑天地根。

    前后同一揆,梦见何频繁。

    黄粱与南柯,诞妄无足论。

    达者梦神仙,至哉为此言。

    子晋多道气,早岁厌尘喧。

    衮衮物外念,富贵如浮云。

    漫漫武陵路,杳杳秦乾坤。

    偶与幽梦会,搜索恣腾骞。

    觉来命工画,万象得全浑。

    千古游世地,一夕移高轩。

    琼琚映词林,日月光吐吞。

    披图且读记,乐以穷朝昏。

    人生匪金石,百岁如电奔。

    安得拔仙桃,移得紫薇垣。

    叱彼三偷儿,万岁奉我君。

    负暄堂居士李迹题云:

    赤松既已往,萧史亦云徂。

    侯氏山唯在,桃源路转芜。

    苟非脱凡骨,安得游仙区。

    夜夜魂交事,朝朝心所谋。

    仲尼梦姬圣,蝴蝶代庄周。

    始信王孙贵,真为大丈夫。

    身虽居禁掖,志乃左方壶。

    怳若迷魂梦,悠然值野叟。

    相看问花径,笑答是桃都。

    杖履寻遗躅,冠童作胜游。

    觉来庭月白,坐夕久星河。

    模写最神妙,奇观难比伴。

    文章开锦绣,翰墨动银钩。

    从此餐霞液,历年下十筹。

    兰溪朴题云:

    ……

    达人本自不依形,其乃精神通仙扃。

    一鹤星轺驾长风,我今刮目天地宁。

    成均司艺崔修题云:

    画手如今可度贤,虎头如在愧齐肩。

    笔头幻出桃源景,绝胜王维洒辋川。

    可成李芮题云:

    梅竹轩前星月皎,御气逍遥游物表。

    雅怀自是厌繁华,还向仙区事幽诗。

    觉来异景移尺素,宛然人世传至宝。

    ……

    韩山李垲题云:

    地位清高道自腴,超然物外梦仙区。

    烟霞洞密花开落,竹树林深路有无。

    漫说丹砂能换骨,何须自日强悬壶。

    披图为想神游适,愧我心尘迹更芜。

    文良金守温题云:

    宫漏声催五更长,紫罗春帐动薰凉。

    地分禁夜尘凡属,梦入华胥世界香。

    自是雅情超然外,肯缘高躅访云乡。

    他年政尔归田去,不用滩头物色光。

    安平大君李《梦游桃源图卷轴题跋》乃韩国李朝时期的艺坛一段神话,惜哉此件作品现藏日本天理学院,终未归国。             

                     (选自李强著《韩国书法丛考》)


版权所有 © 2010-2020·河南省书法家协会(www.hnssfjxh.com)·中国·郑州
联系地址:郑州市经七路34号 书协电话:0371-63818381 书协信箱: hnssx@126.com
备案号:豫ICP备11030135号 技术支持:郑州市蜂巢易科商贸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