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河南省书法家协会!
学术研究
书学理论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书学理论

周俊杰 当代的书法复兴运动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3-08 10:10:54
当代的书法复兴运动周俊杰一“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所发的一份正式文件《中国书法发展纲要(2001~2005年)》中,有这么一段话:“新中国成立,特别是中国社会进入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新时期,

当代的书法复兴运动

周俊杰



“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所发的一份正式文件《中国书法发展纲要(2001~2005年)》中,有这么一段话:“新中国成立,特别是中国社会进入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新时期,随着经济的繁荣,社会的进步,中国书法艺术的振兴与发展获得了必要的、优越的社会条件,中国书法艺术的蓬勃发展,特别是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二十多年来,形成了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无法比拟的中国书法复兴运动。”这一段准确地概括了二十多年中国书法发展的背景、性质,并给予了合乎历史、合乎书法艺术规律、合乎实情的科学定位,也是站在历史的高度,从学术上对当代书法艺术的复兴和变革给予的肯定和赞扬。

中国书法复兴的基础源于当代整个中国政治、经济及文化的全面复兴,并与近一百多年来中国思想史上各种观点、派别的发展、流变有着密切的关系。要在20世纪上半叶,出现文化尤其是书法的“复兴”是极其困难的,“文艺复兴”只能是学者们的一个美好愿望而已。因为,其间的政治混乱,连年的战争,经济的萧条和整个中国在国际地位上的落后,都不可能使包括书法在内的文学艺术出现真正的超越历史的复兴。

到了20世纪50至70年代,书法便彻底跌入低谷:因为强化文字改革,淡化了汉文字,而以文字为唯一源泉的书法则几近于失去生存基础。意识形态和艺术理论上的一味苏俄化,不具“典型性”,镜子似地“反映生活”能力和特征的书法更不被视为艺术,差不多已被彻底边缘化。1949年9月成立了文联及作协、美协、剧协等多种艺术家协会,在此后的32年中文联均无书法的一席之地。不过,在书法跌入低谷的年代,其中也透露出书法在未来命运中的一些“消息”:60年代中期的“兰亭论辩”,使书法在整个学术界、艺术界及上层人士中引起关注;“文革”中毛泽东草书的大普及,使数以亿计的人民群众受到一次高层次的书法审美教育;在10亿人掂起毛笔写大字报的“战斗”中,培养了数以千万计的书法爱好者;而70年代出现的书法爱好者借办毛泽东诗词为内容的书展,却成为任何人不敢阻拦的“艺术地掌握世界”的重要“工具”和形式。

欧洲的文艺复兴是以中世纪神学思想的解体、人文思想的确立为基础。而当代书法开始真正步入“复兴”的重要原因是1978年11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自此开始了中国历史上自春秋战国、魏晋、明末、民初几次大的思想解放之后的又一次伟大的拨乱反正的思想解放运动。这次思想解放不仅使中国的政治、经济逐渐步入了正确轨道,并且为文学艺术、尤其是书法的发展提供了思想武器,奠定了理论基础,拓宽了创作思路,开辟了一个新的、宽松的创作环境。此时人们已兴奋地意识到:中国文艺的春天到来了,书法艺术的春天也来临了。在此前后,很多活动已有此迹象:1977年6月《书法》杂志创刊;1978年5月,中国文联召开了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扩大会议,会议宣布恢复已停止活动数年的几个艺术家协会;1978年11月,“北京书学研究会”成立;1979年《中国书画》、《辽宁书法》、《书法研究》相继创刊;此外,几个全国性的大型书法展览举行;各地的书法组织陆续成立;各省书法界不断地交流互访;不少国外书法代表团的访问及展览等等,这一切组成了书法复兴的前奏曲。而其中最重要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活动是1980年“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展览”的举行,这是一次全国书法界的首次大聚会,它将还处于混乱状态的全国书法界凝聚到了一起,并将书法家和广大书法爱好者的情绪引向了一个高潮。可以说,从70年代末出现的各种书法复兴的征兆,成为迎接中国书法继三代、汉魏晋、盛唐及清中晚期碑学复兴后的又一座高峰到来之前的序幕,也是当代书法复兴的黎明期。



使当代中国书法走向复兴的一个重要事件是198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成立,可视之为当代书法史以及整个中国书法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开天辟地的大事。1981年5月5日至9日,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舒同作了《团结起来,继承和发扬我国书法艺术传统,为人民服务》的报告;周扬代表中国文联讲话,他说:“书法家协会是文联第11个协会,也是文联的团体会员。”他特别强调:“书法作为一门中国独特的艺术,我们应该重视它。希望书法家们在书法这块中国独特的艺术园地上放出异彩。”在书法被拒于艺术圣殿32年之后,社会终于认可了这门传统艺术的价值和在整个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

自中国书协成立25年来,它组织了大量的展览、学术、竞赛、中外交流等活动,每次活动均推出了或创作或理论方面的优秀人才。25年中中国书协召开了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每届都根据其时国家的政治、经济及整个文艺发展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具体可行的方针、任务,并动员全国书法界同心同德地共同完成。由于举办了多种内容、多种形式的高级别的活动,吸引了大批优秀人才以及数以千万计的群众投入到书法这一热潮中,使当代书法界的创作水平、学术水平一届高于一届,一年高于一年,出现了大批创作成果和学术成果,并由此涌现出具有堪与前人相媲美的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书法教育家、书法出版家以及书法组织方面的优秀人才,从而使中国这一最古老的艺术在当代大文化中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为书法在当代的复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由此我们也可以说,完善的、系统的、具有国家支持的权威性的书法组织是书法走向全面复兴的基本保证。

二十多年来的实践证明,当代中国书坛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书法创作、理论及组织人才;也涌现出了许多有历史深度、鲜明时代感和强烈个人风格的足以显示历史和时代高度的优秀书法作品,而优秀人才和作品作为书法复兴的重要特征与成果,均是在强大的、充分重视和弘扬传统艺术的国家这一“后盾”的支持下才得以产生的。



十四五世纪欧洲的文艺复兴不是偶然的,艺术的繁荣和发展,除政治、经济、组织、社会物质生活等内部条件和原因外,还需要其他方面的条件,其中古希腊精美绝伦的雕塑杰作的刺激和启迪正如酵母一样给予意大利艺术家以关键性的影响。中国当代书法家所能看到的古代杰作要比历代书家丰富得多,条件优越得多。古代有许多记载,由于印刷的落后和书家的保守心态,书家要看到一件优秀的书法原作(包括复制品)难度极大。而现在无论何种碑帖,任何文人的、民间的书法资料,都很容易在书店中和网上找到。况且,20世纪,尤其近几十年,我国又出土了大量的龟版甲骨、部族旗徽、青铜器物、秦汉简书、敦煌残纸、晋唐抄经以及包括清人、民国书家也未曾见过的大量新出土的碑刻墓志和新发现的名家墨迹,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壮阔的丰富的传统书法世界。这些作品感动着、刺激着、启迪着、影响着当代的书法家,他们从中寻找着新的精神源泉和艺术语言,并由此改变着人们对书法和书法史的认识─于是,“大书法”的观念出现了。当代中国优秀的、具有历史眼光和高度审美能力的书法家们亦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一样,在如此丰富的“大书法”面前极力寻找着与时代思维、审美同步的诸种因素,人们不再囿于某一碑某一帖、某一家某一派,而是以巨大的思想力的钻头,在广阔的传统中挖掘着、融会着那些能强烈体现时代精神和个性的艺术精神和艺术语言。

与此同时,改革开放为我们进一步打开了世界艺术之门。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各个流派的艺术大量涌进中国,中国艺术家也有条件到国外进行考察、研究,一时间,中国各艺术门类效仿西方进行“创作”之风甚炽,包括书法在内,也在西方艺术、尤其是20世纪以来的现代派艺术中进行淘金,从而使中国当代书法出现了包括“现代书法”的多种流派。

书法传统有两个层面,一为精神的,一为作品及其理论。当代书家们在关注第二个层面的同时,更着重于弘扬第一个层面,即贯穿在书法传统中的人文精神。中国书法(包括所有的传统文化)历来重品位、重人格、重伦理,这一切组成了一个和谐的民族精神家园,这个最基本的内核任何时候不能丢弃。而当代,在伟大的民族复兴旗帜下,在“以人为本”精神的鼓舞和启示下,艺术除了继承传统的人文精神外,又特别强调人本精神,即更重视人,重视主体精神,书家们更需要通过创作弘扬人的生命力,所以整体上的时代精神和审美主流是强烈的、能震撼人心魄和弘扬生命状态的正大气象,是“块视三山,杯观五湖”的豪壮心态。书家们以此种心态,此种审美原则,在大书法及中外艺术的丰厚传统中去寻找能与自己、与这个时代相呼应,能与自己艺术相碰撞的那些观念和艺术形式,在吸收、融会中并改造着中国古代及西方杰作的艺术语言,赋予其新的内容、新的面貌和新的艺术品质:精神上更加天真,气局上更加宏阔,情感上更加浓烈,表现手法上更加自由。这是一个从观念到创作最为自觉的时代,是一个高扬主体精神的时代,是一个高度理性与非理性相并行的时代──人们理性地从传统中汲取着营养,又以非理性的直觉、顿悟极其敏锐地撷取着古典杰作的精华,并在抵御着法度过分严谨、技术过于雕琢而远离天然、远离生命本真的匠气式制作和毫无法度、“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式的野性挥洒。



处于复兴大潮中的当代中国书坛,其艺术观念的成熟与确立,将导致与其观念相符的作品出现,也将由此涌现出能体现此观念的优秀的艺术人才,因为“书法艺术的历史,归根到底是书法观念演变的历史。”当代中国书坛派别林立,学说各异,大有战国时期百家争鸣之阵势。诸多学说和流派形成的原因,均是由以何种艺术观念和立场对待书法传统这一根本问题所发轫。历史与现代,传统与创新,是书法界永远说不完的话题。

当代所认可的书法最高标准是什么?从组织活动来看,主要是国家级的届展,即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书法篆刻展。而具体标准是什么?总结二十多年的经验,其一是坚实的传统功力;其二是浓郁的时代精神和审美情趣;其三为强烈的、格调高雅或高古的个人风格。此三方面,于每位优秀书家有侧重的不同,但不能缺少其中任何一个方面,每个人均必须在此三方面基础上再找出仅属于个人的那个“支点”:或相对古典色彩浓些,或时代色彩强烈些,或个性较为突出些,如此,均可谓之好作品。而仅能继承,无创新特色;或无个性,而只知跟风;或虽有时代审美倾向和个性而缺乏传统功力,均不能登上更高一级的艺术殿堂。   

由国展引发而作为从内蕴到形式的这些要求,二十多年来,尤其是从1989年全国第四届书展开始,其要点逐渐明朗化,它们甚至作为无形的最高的规定性,对当代书法创作起到了其他任何展览都无法与之相比的巨大影响和导向作用。此外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个展、联展或某种观念指导下的流派展,其中确有个别作品能引起人们的震撼和久久的思索,它们与优秀的国展作品一样,最大特征是“传统”与“现代”两头都走得很远、很深,并能将之融会得天衣无缝。

一如马克思论及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一样,我们这个时代也是需要天才并是天才人物辈出的时代。林散之、陆维钊、沙孟海、王蘧常、陶博吾、游寿等,他们以其丰厚的学识,坚实的书法基本功力,独特的艺术语言,谱写着20世纪80年代以来书坛的辉煌。林散之的草书、陆维钊的篆隶、沙孟海的行书、王蘧常的章草、陶博吾的篆与行、游寿的魏碑,均可与历史上书法巨匠们的作品相媲美,均在当代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现在一部分六七十岁书家的厚重,四五十岁书家的功力,二三十岁书家的才华,也颇令人赞叹不已。他们所创作的作品,无论何种书体、何种风格,或豪放、或典雅、或稚拙,其技艺之精湛、气息之畅达、格调之高古、情感之浓郁,大有不让先人之势。

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书法复兴运动,至今已经显示出成效。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项有重要文化价值、历史价值的艺术运动,往往在几十年内即可完成。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梁启超所论中国文化复兴的前三步,即以本国文化为基础,用西方研究学问的方法进行研究,得他的真相,从而“叫他起一种化合作用,成了一个新文化系统”。我们当代书法,无论从学术或是从创作的角度看,都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文化系统”,且是一个立于世界之林的独特的东方文化系统,它已涵容了东西方文化的精髓,并为西方逐渐理解、接受。中国文化从来都不是如西方文化以强势“占领”世界各国为目的,而是以文化与世界对话,追求一个更为和谐的社会。东方人的智慧集中地体现在书法艺术中,这一被哲人称为“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的艺术,从公元2世纪起就已走出国门,虽18世纪才被西方所“发现”,但其影响正随着中国的民族复兴、国力日益强盛而逐渐在世界上为人们所欣赏、接受。也许,在这里引一段法国总统希拉克几年前在中国接受记者访谈中所说的一段话更能说明问题:

中国文化和人类文化什么才是尽善尽美的最高境界?这就是中国书法。有一个伟大的诗人说过:“书贵瘦硬方通神”(杜甫句),中国人所达到的这种境界,我们永远也达不到。

梁启超所说的第四步:“把这新系统往外扩充,叫人类全体得到好处。”至此也算作一注脚。包括梁启超、陈独秀、胡适、邓实们所希冀的中国文艺复兴,在近二十多年的书法界又得以印证,恐先哲们是难以想象得到的。而我们生活在这一伟大的书法复兴时代则是幸运的,因为,这一个时代将会是中国书法史上又一个高峰期。

  2006年8月30日子夜3时  于中州挥云斋

(原载2006年9月20日、10月4日《书法导报》。原文13000字)


版权所有 © 2010-2020·河南省书法家协会(www.hnssfjxh.com)·中国·郑州
联系地址:郑州市经七路34号 书协电话:0371-63818381 书协信箱: hnssx@126.com
备案号:豫ICP备11030135号 技术支持:郑州市蜂巢易科商贸有限公司